想要变得高产

杂食,什么都可能会产。
主西汉组,邦良。
白起。
没文笔,喜甜,努力产粮,寻求进步
更新不定时。
感谢喜欢啦。

【王者/长城守卫军日常(?)】点外卖是不可能点的。

一发完。玩了下梗的沙雕脑洞小短文,含些微双兰,ooc歉。





一个不正经的序。

百里玄策:点外卖是不可能点的,这辈子都不会去点的,做饭又不会做,只有吃队长做的饭才能勉强维持一下哥哥休息的日子。吃到队长的饭就像回到家一样,回味无穷!就是太辛苦队长了!哥哥已经康复的差不多,该减轻队长的负担了!大家说对吧!?

长城守卫军众人:对对对,说的太对了。(齐齐点头)

兰陵王:嗯,还行。

百里守约:我…的确恢复的差不多了……(在玄策的眼神拼命示意下开了口)

花木兰:真的吗?我不累,做饭其实还挺开心的,你们吃完后总让我有一种满足感呢,我会继续努力的,守约你继续休息。

长城守卫军众人:……









今天的长城也很和平。

除了自己感冒咳嗽。

这么想着的百里守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意料之中的有些烫手。

果然还发烧了。百里守约皱眉开始翻找房间内的药。

却一无所获。

问及正进门来的玄策才知道,被他拿去给了上次冒雨感冒的兰陵王。

百里玄策在知道了哥哥感冒发烧后,立刻急哄哄跑去找师父拿药,却被师父告知全用光了。

明明挺多的,怎么会用的这么快啊……百里玄策不解。

抬头对上师父冰冷的眼神,玄策愣是没敢问出口。只好干笑了几声溜去找其他人求助。

自然是没听见兰陵王紧接着小声嘟囔的内容。

“谁让那女人那么容易感冒。”

结果就是,大家都知道了守约生病的事儿,还是苏烈拍拍胸脯说有备用药才拦下了准备去买药的玄策。

大家一致表示守约平日又要做饭又要守长城很辛苦,这次一定要好好养病一次性休息个够不用做别的,喂了药后硬是把守约按在床上。

百里守约没办法,再想了想,休息几天也没事,不至于没了自己几天,一队人就活不下去吧?

于是长城守卫军们开始讨论守约养病的日子里,伙食问题该如何解决。

玄策果断提出心想已久的外卖,铠抬眼和玄策对视了几秒点了点头,苏烈自然表示无异议,于是大家热火朝天的开始讨论晚饭该点哪家外卖,忽略旁边不发一言的兰陵王,场面和谐而热闹。

直到巡察回来的花木兰正巧听见了。

大姐头转了转眼珠想到了什么,顿时心痒痒的,立即大手一挥阻止了长城守卫军们。

点啥外卖啊浪费钱,不就是做饭,姐全包了。花木兰如是说道,霸气而自信。

玄策一听顿时垮了脸,精了。开始劝说。不是啊队长…这不是上次刘邦那货来蹭饭时和我们吹外卖有多香多美味嘛,我们就是想尝尝…你看这……

大姐头撇嘴,按住玄策的脑袋不屑打断。他们西汉没人会做饭,只能吃吃外卖,下下馆子,误以为那些是美食。能和我们一样?没了你哥还有姐在呢,外卖那些垃圾食品有什么好的?小孩子就是要吃营养的,乖。

百里玄策自是被堵了嘴。接着大姐头拔出背着的重剑摸了摸,沉静扫视了剩余一圈没说话的小弟们。

画面一度很安静。

小弟们看着自家大姐头手中的重剑,欲言又止。

几分钟后,终究是按下了内心想法。

于是。

当晚,大家就吃到了自家队长亲手烹饪的“大餐”。

大姐头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小弟们吃着自己做的饭,当看到大家吃完后鼻涕眼泪都“感动”出来时,笑意更深了。






百里玄策:哥!救我!我错了,我不该想尝什么破外卖!都怪刘邦那个辣鸡勾引我!果然还是哥哥的食物最棒!!

百里守约:自己搞出来的事,我能拿队长怎么办,你们先吃着吧,等队长热情消退就不想做了。

百里玄策:别…哥……哥啊!!救救孩子……

百里守约:不是哥不救,真的暂时没救。(怜惜的眼神)


关于男朋友的优点。

摸鱼式狗粮,能看着开心就好啦,ooc歉。

cp依次,邦良,信白,双兰,铠约,瑜乔,备香。

这次就不带军师和子龙玩啦。(因为没想出来orz)

注意避雷。






今日邀请了峡谷各路英雄来说说自家男朋友的优点♂





邦良场合。

张良:优点吗……(皱眉沉思)

刘邦:不是…子房你这什么意思?!需要考虑这么久?不是显而易见的吗!看看老子的脸就可以说出第一个优点!

张良:想到了。

张良:优点是,喜欢我。

刘邦:???

刘邦:太过分了……邦邦超委屈!

刘邦:我也要说子房的优点,子房又香又软,尤其是在……

张良:闭嘴。

刘邦:我不,除非你说我帅。

张良:我帅。

张良:好了,我们回家。

刘邦:?????






信白场合。

李白:……不会喝酒?

韩信:这他妈算什么优点??

李白:不知道,根本想不出有什么优点。再想了想,因为你不会喝酒,家里的酒都是我的,就,很棒。

韩信:呵,我会喝酒。

李白:你喝?

韩信:你先喝给我看。

李白:喝酒还要学。(白了眼韩信,行云流水解下腰间酒壶打开盖灌了一口)

韩信:(行云流水拉过李白直接亲了上去)

李白:这么多人看着……你他妈干啥???(憋红了脸推开韩信)

韩信:你说我不会喝酒,就喝给你看啊。(眨眼)

李白:你这是喝酒??(怒)

韩信:你喝了酒,我再吃你,不就是喝酒了吗,傻白。

韩信:我优点多着呢,要不要再看看其他的?(似笑非笑看着李白)

李白:操……不要脸,滚。(一脚踹向韩信)






双兰场合。

花木兰:能和我势均力敌的干架。

兰陵王:?

花木兰:看着我干什么?

花木兰:那…能帮我拿主宰?(迟疑)

兰陵王:……

花木兰:哎呀…姐真的想不出来嘛……

兰陵王:没关系,我们回去慢慢想。

花木兰:啊?(一脸懵逼被拖走)






铠约场合。

百里守约:他很强。

铠:你是说哪方面。

百里守约:战斗力啊。

铠:明明不止战斗力。(意味深长)

百里守约:……






瑜乔场合。

小乔:周瑜大人浑身都是优点啦!

周瑜:小乔也是。

小乔:但小乔最喜欢的还是抚琴时的周瑜大人。(望着周瑜微笑)

周瑜:我也最喜欢抚琴时的小乔。(与小乔默契对视,轻笑)






备香场合。

孙尚香:很乖,本小姐的话一直有听进去!

刘备:那当然,嘿嘿。

孙尚香:偶尔也会觉得他这么听话有点没意思啦。

刘备:嗯??

孙尚香:不过,本小姐已经习惯了,所以……咳,只要刘玄德就好,优点缺点都无所谓!

刘备:香香……(被自家媳妇难得的情话感动到差点哭出来)









白起。生日快乐啊。
本来早就想码生贺的,可是想了好久都还是不知道从何码起,到了生日这天还是没有眉目。但是肯定会补的!生贺会迟来,但不会没有!
嗯……有一种无力感,感觉自己对于喜欢的任何东西,尽不了什么力,产出来的粮也不是很好,很羡慕那些厉害的太太了。

城管邦x摊贩良。(中)

依旧想不到标题的我,上中下完结,还剩一个下。

前文戳这。

城管邦x摊贩良。(上)










可恶,那小子居然该死的凶。

我走在街区的大道上,人们对我投来敬畏的目光,我无暇理睬,拿着手抓饼想象着韩信的样子,狠狠的一口咬下。

不就是认识的比我早嘛,子房迟早是老子的,呵。

我大口咀嚼着食物,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路过的下属警告他们认真工作。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每天早晨都风雨无阻的早起去手抓饼摊位买早餐,只为早早的见到子房。

多么感人至深!哼哼,我相信,他迟早会喜欢上我。

但每次子房见我来时,眼神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我看不懂,索性当做感动了。

直到今天,我路过一个正在摊位,走没多远就听见正在收拾东西的母子俩对话。

“妈,你说这城管队长每次咋来这么早,都还没到他们上班点儿啊。”

“我听隔壁卖鸡蛋的阿婆说,是学校门口一个买手抓饼的小伙子得罪了城管老大,虽然不掀摊子,但每天特地早起就是为了贪一个手抓饼,然后逼人家早早收摊啊!”

什么……

我大步向前的步伐顿了下来,弯着的嘴角也随之垮下。

我贪手抓饼???那是子房每次自己不愿意收我钱!

而且,我他娘哪有让他早收摊啊?只是站在旁边看他工作,结果每次红毛一来他给完早晨就收摊走人了,我也想多看他一下啊??

我突然想起子房每天看我的眼神。

操,难道,子房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是为了让他早收摊才每天早起去看他???

………………

要不……我还是去表示一下吧。

想清楚也不纠结了,我坚定走向目的地。







“给你。”

推车前的子房看见我来,把手抓饼递了过来。

我没接,清了清嗓子,望向他澄澈的眼眸,开口说话。

“我每天来这么早,不是为了你的手抓饼。”

“我是为了你才……”

我看见他的眸中闪烁着疑惑的光,原本想说的话生生憋住,改了口。

“我是为了做你的朋友,才每天这么早来看你的。”

“老子罩着你,你想摆摊到几点就几点,懂了吗?”

我义正言辞,却听见子房突然噗的笑出声,我原本游移不定的目光重新锁定他的脸。

他笑起来的双眸潋滟似海波荡漾,唇角上扬在一个恰好的弧度,和往日的沉静的他完全不同,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我只知道,原来子房笑起来……

更加好看的不像话。

我盯着眼前这张脸有些发愣,差点把持不住就……

“好。”

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及时响起,拉回我的思绪。

“你罩我,手抓饼是每天的谢礼,况且是朋友,所以不用每次在念叨着给我钱了。”




【邦良/一发完】盲。

张良视觉,梗源网,文笔差,ooc见谅,是点文的邦良。

明明是短篇却写了蛮久,一直卡卡卡,大概因为第一次正经写刀而不是糖,所以就这么难产……嗯,be。

明明没含r18,就一个吻而已,被屏蔽了很多次,贼气人,所以放外链啦。

点这里


原梗:得知自己需要角膜移植之后,他便把主意打到了一直追求他的那个男人身上。他骗取那个同性恋的爱情,让他签下了角膜移植志愿书,然后雇人开车撞死了对方。重见光明那天,他激动得浑身颤抖,却发现自己获得了一项奇异的能力——他可以看到别人心里的想法。而这项能力,属于前男友的眼角膜。

用的这个梗写的,有改动的地方。



日常偷偷看前任资料卡

不小心点到QQ电话

是什么体验

刘邦现在完全可以回答。

现在剁手来得及吗?要不先发制人的,挂断电话在发消息解释一下??

然鹅,对方没有给刘邦这个机会,并且没挂电话。

反而,在刘邦思考间很快地接通了。

“刘季?”

是张良的声音没错。

刘邦僵着身子,一时语塞。

“说话。”

“我…我不小心……”

刚想解释,刘邦又觉得不对劲。

不对啊,怕啥,分都分了还能更糟糕吗。

“咳…老子就是想你了,偷看资料卡不小心点到的。”

刘邦理直气壮。

“……”

电话那头安静无比,要不是听见了浅浅的呼吸声,刘邦会以为张良已经趁自己不注意偷偷挂了电话。

啧,老子直球都打了,还能咋样,随便吧。

刘邦叹了口气,准备先挂了电话结束这段尴尬的对话。

“那…给你一次见我的机会,老地方。”

“你,你再说一遍…?”

“……挂了,回见。”

【邦良】一梦千朝。(上)

应该有上中下,又一个坑,我的坑好多啊,脑洞却在无限生出。

内含些微药鱼,注意避雷。ooc歉。





1.一梦千朝



“必须要进入梦里,让他在梦里喜欢上我,才能让他醒来?”

寂静房间内,刘邦的惊诧反问响彻其间。

“是的。”

扁鹊看向躺在床上的张良,声线清冷。

“你必须得入他的梦。”

“这…怎么进去?喜欢上我才能醒来?假的吧……”

这种话听得刘邦觉得有些扯蛋。

床上的张良已经毫无动静躺了一天,到了晚上依旧喊不醒他的刘邦终于着急了。

若不是呼吸还在,请来扁鹊后也经过检查确认,张良是因不知为何中了“一梦千朝”此毒而陷入了梦境,无法自主醒来,需恋人入梦以爱唤醒,刘邦大概会认为他的恋人已经成为植物人。

但,进入人的梦中?以爱唤醒?

刘邦混迹荣耀大陆多年,从未听过这种说法……

“信不信皆由你。”

扁鹊抬头把原本观察着张良的冰冷视线转而投向刘邦,几秒过后看着刘邦依旧一副惊疑不定的神情,他转了身,抬步欲走。

“不信我走便是。”

“哎哎哎别,我信我信我信!”

刘邦急忙喊出声,几步上前扯住扁鹊的围巾,生怕这唯一的大夫真的直接走人,他脾气本就古怪不定,刘邦有点懊恼自己一时脑子糨糊说出那质疑话语。

“哎呀不信您我还能信谁呢,只不过觉得这解毒方法很不可思议而已……”

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的紧勒感,扁鹊皱眉顿生不快,偏过头盯着刘邦冷声道。

“松手。”

“啊。”

刘邦一惊,松了手摸着后脑勺干笑。

“我不是故意的,不好意思啦这不是怕您真走了嘛……”

“想入梦,需先找来孙膑帮忙。”

扁鹊没理会刘邦的道歉,整理了下自己的围巾,面无表情回过身,找到位置坐下,缓声道。

“孙膑所拥有的时空之力,可以助你进入。”

“孙膑啊……”

刘邦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2.求助


“事情就是这样,希望可以请您来帮忙。”

破落草屋前,刘邦沉声说完最后一句,对着面前瘦小如孩童的少年弯腰鞠躬。

看着眼前弯着腰的男人,孙膑不自觉中愣愣想起了自己苦寻多年未果的好友,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回答刘邦,他的声音如同外表一般稚嫩,却有着与外表不符的坚毅。

“不必多礼,如果真的能帮上忙,我愿意。”





3.入梦



“准备好了?”

扁鹊看着床上躺于张良旁边的刘邦。

“当然,不是我说大话啦。”刘邦扭过头面向扁鹊,语气笃定。“让张良在梦里重新喜欢上我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们本来就是一心。”

“我是说。”

扁鹊挑眉看着刘邦的自信样不可置否。

“你需静下心想张良,才能使你们的梦联于一处,准备好了没。”

“哦,那也准备好了。”

刘邦撇嘴,乖乖面朝天躺正,闭上了眼。

哼,看着扁鹊那表情就知道他不信。

“孙膑,庄周,请。”

“好。”

“嗯……”

“诶卧槽,庄周?!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感觉??你俩是住一起的吗???”

“闭嘴。”





4.书生和哑巴


今日西城的大街格外热闹,起因是一个哑巴少年抱着一俊秀书生的小腿,吚吚呜呜哭的可怜。

哑巴少年穿着干净整洁,看也不像乞丐骗子一类人,书生前一会儿还在递银两给少年,于是在围观群众的七嘴八舌中,书生俨然成了一个想抛弃哑巴弟弟的绝情人。

张良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少年叹了口气。

他着实是倒霉,本是出门准备去买用尽的笔墨,好继续抄录书籍,毕竟马上就要交稿了,刚上街还没反应过来就遇上了这等事被缠上身,看着少年灰扑扑的脸以为是乞丐扯住自己,给了银两少年却推开不要,突然抱住自己的小腿赖于地上,张良正不知所措中,就围了一圈人指指点点。

眼看围观人有愈来愈多的趋势,抱着自己小腿的少年却摇摇头吚吚呜呜。

原是个口不能言的喑人……张良无奈,撩起衣角蹲下身拍拍少年的头,温声询问。

“让哥哥走可好?”

这少年正是刘邦,刚入梦就站在大街上的他转头就见着张良在不远处,瞪大了眼正激动自己的运气好,出声却发现自己口不能言,刘邦暗骂扁鹊不靠谱的给自己搞了这么个哑巴身体,开始思考着如何才能接近张良,没几分钟就速度出了计策。

接着就有了这么一幕。

放开是不存在的,刘邦眨眼憋出了几滴眼泪,抬头望向张良还吚吚呜呜说不出话。

刘邦入梦所托的身体相貌倒是和本体少年时期相貌无二,做出的模样配上相貌自是好不委屈可怜无助,看得张良于心不忍。

“无家可归?”

刘邦点头如捣蒜,恨不得张良立马把自己打包回家。

大部分读书人本就有着善心,更何况成日读抄圣贤书的张良,看少年这模样和表情实在可怜更加同情心泛滥。

“也罢,走吧,左右不过多一双碗筷,不过哥哥要先去买笔墨。”

哎呀,真是个好哥哥啊子房……

刘邦闻言,面上做感激状松了抱着张良小腿的手,内心却觉得不可思议。

没想到这么容易,看来梦里的张良多少和现实有些不一样,没那么精明了,有些傻乎乎的,倒更加可爱了。

刘邦觉得,他有必要再探探梦中张良的性格,好下手。

而抱着善心领刘邦回家的书生张良,压根没想到。

自己根本就是引狼入室。

张良往我的手心里塞了一张纸条。

他别开头不看我,红了耳根跑开。

我想摊开字条看清内容是什么,眼前的一切却逐渐开始模糊不清。

我听见刺耳的汽车鸣笛声,汽车碰撞声,人群惊叫声,接踵而来。

我放弃字条内容,抬头望向马路,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躺在马路中间,血淌了一地。

我想看清那是谁。

我朝前走着,怎么也走不近。

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入目的已是房间内天花板,熟悉而刺眼。

如果只是梦。

我攥紧被子蒙住头,直到喘不过气才掀开被子大口呼吸。

为什么不是梦。

为什么。







年轮。









那时的刘邦还是个小少年。


十二三岁的年纪,正处于叛逆懵懂的时期,闯了祸被父母用零花钱为由勒令待在家,少年百无聊赖,只好开了电视。


刚想换台,却屏幕上的青年吸引了目光,青年正被采访提问,女记者问,您新书发布后销量直升,很受大家欢迎呢,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新作吗?


青年对着镜头摇头轻笑,答,想休息一段时间,去旅行。


看着青年微微红了的耳根和略显不自然的声音,刘邦心想,他很勉强啊,明明不擅长这种场合。


接着女记者问想去什么地方,青年湛蓝的眸中生出向往,言语中的不自然也不知不觉消失,w城在他的温柔描述中是那么美好。


看着青年的模样,刘邦心底升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和前所未有的向往。


他想认识这个人。


于是,刘邦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张良。


在父母的讶异下刘邦一反常态不再调皮叛逆,他买了张良所有的书,一回家就躲进房间里看,同时自己也慢慢开始学着写点东西。


或许,这样就能多了解他一些,更接近他一些,刘邦是这么想的。


刘邦还想。


我要快点长大,然后去找他。




—————————————————————————
小剧场。

大学后,刘邦第一次去张良的签售会,工作人员都还没来就蹲在了场地等候,如愿以偿成了第一个签名的。

刘邦:(因为激动而抖着手递书)请…请写,送给亲爱的刘邦。

张良:(抬头瞅了刘邦一眼,接过书保持礼貌的微笑)……好的。

刘邦:(内心:我操他答应写了,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好紧张,而且本人比电视和百度贴吧微博里好看一百倍,啊这个手,老子好想摸摸啊……)

张良:(内心:虽然有点奇怪,但他来这么早蹲这么久,一定是忠实粉,满足一点小要求是应该的。)









。没了,又是一个摸鱼故事。

自行脑补一下,邦哥日常投稿良良所在的公司,后来的某天,稿子终于被录用,还正好的良良审批过的,让邦哥来公司面对面谈谈稿子的事,于是……诶嘿嘿。_(:з」∠)_








反目。


邦良反目,我流张良设定,ooc歉。








“背叛?”


词眼入耳张良便觉好笑,思及以往也有几分真情在,他直视刘邦柔缓了声音。


“不过时间问题罢了,君主。”


辅佐为隐忍不发,跟随只一时之计。


张良,没有理由一直屈居人后,出谋划策。


“既今日您已发觉,臣便与您明说。”


空荡大殿内,张良背过身不再看这昔日的君主,他话锋一转,言语冰冷。


“刘季,你只是我复兴韩国的一颗棋子。”